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书 中医 正史 前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诗经》209 楚茨


周王秋冬祭祀先人的乐歌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
自昔何为?我蓺黍稷。
我黍与与,我稷翼翼。
我仓既盈,我庾维亿。
认为酒食,以享以祀,
以妥以侑,以介景福。

济济跄跄,絜尔牛羊,
以往烝尝。或剥或亨,
或肆或将。祝祭于祊,
祀事孔明。先祖是皇,
神保是飨。孝孙有庆,
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执爨踖踖,为俎孔硕,
或燔或炙。君妇莫莫,
为豆孔庶。为宾为客,
献酬交织。礼仪卒度,
笑语卒获。神保是格,
报以介福,万寿攸酢!

我孔戁矣,式礼莫愆。
工祝致告,徂赉孝孙。
苾芬孝祀,神嗜饮食。
卜尔百福,如几如式。
既齐既稷,既匡既敕。
永锡尔极,时万时亿!

礼仪既备,钟鼓既戒,
孝孙徂位,工祝致告,
神具醉止,皇尸载起。
鼓钟送尸,神保聿归。
诸宰君妇,废彻不迟。
诸父兄弟,备言燕私。

乐具入奏,以绥后禄。
尔肴既将,莫怨具庆。
既醉既饱,小大稽首。
神嗜饮食,使君寿考。
孔惠孔时,维其尽之。
子后代孙,勿替引之!
密密丛生野蒺藜,锄去杂草除荆棘。
古今如此为什么?我种高粱和黄米。
我的黄米多茂盛,我的高粱很规整。
我的粮仓已装满,我的谷囤千万计。
用来蒸酒做饭食,进献神灵把祖祭。
请尸安席又劝酒,用来请求大福分。

情绪正经又恭顺,牛羊洗刷多洁净,
秋祭冬祭都举办。有的剥皮有的烹,
摆上桌来端上厅。巫师祭神庙门里,
典礼盛大又规整。先祖到来很赞许,
神保品味真快乐,主祭孝孙有吉庆。
神灵酬谢降大福,赐你万寿无止境。

厨师仔细做菜肴,盛肉木豆大又高,
肉要烧来肝要烤。主妇当心多辛劳,
酒肉满桌真不少,款待客人情绪好,
宾主劝酒交织行,礼节典礼都周到,
笑语得宜不喧哗。神灵大驾已莅临,
赐你大福相酬谢,万寿无疆永不老。

咱们情绪很恭顺,礼节周到不越分。
祝官代神来致词,去把福禄赐孝孙。
酒食馨香祭礼勤,神明享用多欢欣。
百种福禄赐你身,祭祀及时合规范。
举动规整又快迅,情绪端正又慎重。
神明赐你无量福,成万成亿多如林。

祭祀礼仪已完备,钟鼓乐器一同鸣。
孝孙脱离主祭位,祝官代尸告礼成。
神灵都已醉酩酊,皇尸起立来告别。
打鼓敲钟送神尸,神保告归也起程。
诸位厨师和主妇,撤去祭品忙不断。
伯叔兄弟在一同,喝酒欢叙骨肉情。

移入寝庙乐齐奏,后代安享祭后禄。
你的菜肴多夸姣,无人抱怨都庆祝。
酒已喝醉饭已饱,老幼叩头把话诉:
饭菜神灵都爱吃,使你长命长享乐。
祭祀恰当又当令,已尽孝道合礼数。
希望后代能坚持,永不抛弃长如初。

1、抽:拔除。《集传》:“楚楚,盛密貌。茨,蒺藜也。抽,除也。”   2、蓺(艺yì):通“艺”,栽培。《集传》:“古人乃为此事乎,盖将使我于此艺黍稷也。”   3、与与:茂盛貌。翼翼:犹“与与”。《集传》:“与与、翼翼,皆蕃盛貌。”   4、庾(雨yǔ):露天谷仓。《毛传》:“露积曰庾。”《郑笺》:“十万曰亿。”   5、妥:安坐。侑(右yòu):劝饮劝食。   6、济济、跄跄:恭顺正经。《集传》:“济济跄跄,言有容也。”   7、絜:使之洁。   8、烝(蒸zhēng)尝:《郑笺》:“冬祭曰烝,秋祭曰尝。”   9、“或剥”二句:《郑笺》:“有肆其骨体于俎者,或奉持而进之者。”   10、祊(崩bēng):庙门。《毛传》:“祊,门内也。”   11、明:《郑笺》:“明犹备也、洁也。”   12、皇:《郑笺》:“皇也。先祖以孝子祀礼甚明之故,精气归旺之。”   13、神保:神明。《集传》:“神保,盖尸之嘉号。”   14、孝孙:《集传》:“孝孙,主祭之人也。庆,犹福也。”   15、爨(篡cuàn):灶。踖踖(及jí):恭顺勤敏。   16、俎(阻zǔ):盛肉的礼器。   17、燔(凡fán)、炙(至zhì):《郑笺》:“燔,燔肉也。炙,肝炙也。”   18、莫莫:《毛传》:“莫莫,言喧嚣而敬至也。”曾运乾《毛传说》:“皇帝诸侯之妻称君妇,犹大夫士妻之称主妇。”   19、豆:《毛传》:“豆,谓肉羞庶羞也。”   20、献酬:《郑笺》:“始主人酌宾为献;宾既酌主人,主人又自饮酌宾曰酬。”   21、度、获:《集传》:“度,法度也。获,得其宜也。”   22、格:来。   23、酢(坐zuò):《毛传》:“酢,报也。”《正义》:“报以大大之福。”   24、熯(赧nǎn):敬惧。通“戁(赧nǎn)”。(熯:又读汉hàn)   25、愆(牵qiān):过错。式礼莫愆:《郑笺》:“法度无过愆。”   26、致告:《集传》:“致告,祝传尸意,告利于主人,言孝孙之利养成毕也。”   27、赉(赖lài):《毛传》:“赉,予也。” 《正义》:“致神之意以告主人。” 《通释》:“《皋陶谟》百工即百官,工祝正对皇尸,为君尸言之,犹《书》言官占也。”   28、苾(闭bì):馨香。《郑笺》:“苾苾芬芬,有孝祀也。”   29、几:期。《毛传》:“几,期。式,法也。”   30、稷:《毛传》:“稷,疾。”《传疏》:“齐、稷、匡、敕皆祭祀肃敬之意”   31、极:《集传》:“极,至也。”   32、戒:完备。《郑笺》:“戒诸在庙中者以祭礼毕。”   33、孝孙徂(cú)位:《郑笺》:“孝孙往位君堂下西面位也。”   34、尸:《郑笺》:“尸,节神者也。”   35、废:拿走。彻:通“撤”。《郑笺》:“废,去也。尸出而可彻,诸宰撤去诸馔(撰zhuàn,饭食)。”   36、燕私:《郑笺》:“祭祀毕,归(馈)来宾豆俎。同姓则留与之燕(宴),所以尊来宾亲骨肉也。”   37、以绥后禄:《正义》:“祭时在庙,燕当在寝,故言祭时之乐皆复来入于庙而奏之,以安从今以后之福禄。”   38、将:《尔雅o释诂》:“将,美也。”   39、小大:《郑笺》:“小大,犹长幼也。”   40、惠:《郑笺》:“惠,顺也。甚顺于理,甚得当时。”   41、后代:《郑笺》:“愿后代勿废而长行之。”   42、替:废。引:敛。

这是一首祭祖祀神的乐歌。它描绘了祭祀的全过程,从祭前的预备一向写到祭后的宴乐,具体展现了周代祭祀的仪制面貌。但《毛诗序》却称此诗:“刺幽王也。政烦赋重,田莱多荒,饥馑降丧,民卒逃亡,祭祀不飨,故正人思古焉。”读过此诗,再回观《毛诗序》,不难看出它的顺理成章。朱熹在《诗序辨说》里就已指出:“自此至《车辖》凡十篇,似出一手,辞气平和,称述详雅,无风刺之意。《序》以在变雅中,故皆认为伤今思古之作。《诗》固有如此者,然不该十篇相属,绝无一言以见其为衰世之意也。”朱熹的这段谈论甚为中肯合理,故得到了后世不少学者的附和。如黄中松《诗疑辨证》说:“古人身居衰季,遥想郅隆,恨不生于当时,而反覆咏歌,固无聊寄予之词也。然追慕之下,必多慨叹;词气之间,时露哀痛。而十诗典洽和畅,毫无怨怼之情,何故变欣喜为愤激,易颂美为刺讥乎?故就诗论诗,朱传得之者盖十八九矣。”

至于祭祀者的身分,朱熹则认为是卿大夫,他在《诗集传》中指出:“此诗述公卿有田禄者力于耕耘,以奉其宗庙之祭。”后世学者多不赞同朱熹之说,认为祭祀者当为周王。如范家相《诗渖》云:“按《左传》引‘我疆我理’二句,明云先王疆理全国物土之宜,而布其利,则非公卿可知。《周礼·钟师》云:尸收支奏《肆夏》。又《左传》:金奏《肆夏》之三。诗曰:‘鼓钟送尸’。是金奏《肆夏》也,公卿焉得用之?《郊特牲》曰:大夫之奏《肆夏》,由赵文子始也。如认为公卿大夫之诗,则仍是衰世之音矣。”胡承珙《毛诗后笺》云:“《集传》公卿之说,不独初祭求神、鼓钟送尸非公卿全部;即如絜牛骍牡之牲、君妇诸宰之号、奏寝之乐、燕毛之礼、千仓万箱之入、四方八蜡之祭,皆非公卿所宜有也。”以上诸说均可谓言之有据。

不过,今人论诗者也并不泥定此诗为写周王祭祀。郭沫若在《青铜时代》中论及此诗时说:“这首诗,在时代上比较更晚,祭神的仪节和《少牢馈食礼》附近。彼礼,郑玄云‘诸侯之卿大夫祭其祖祢于庙之礼’,虽不必定便是这样,但足见其礼节之晚。主祭者的‘孝孙’可能是周王,可能是那一国的诸侯,也可能是卿大夫。在春秋末年鲁之三家已用‘雍彻’,季氏已用‘八佾舞于庭’,皇帝诸侯卿大夫的典礼并没有什么区别了。”(《由周代耕耘诗论到周代社会》)又陈子展云:“咱们认为《楚茨》、《信南山)、《甫田》、《大田》可能是西周初年王室也便是大奴隶主一家举办宗庙方社田祖等祭祀所用的诗乐。诗里称我,我孝孙,像是周王自称;诗里称尔,尔孝孙,像是诗人称周王。我认为此诗非孝孙自作,当是史巫尸祝之流所作。”(《雅颂选译》)

全诗共分六章。第一章写祭祀的序幕。人们清除去田地里的蒺藜荆棘,种下了黍稷,现在获得了丰盈。丰厚的粮食堆满了仓囤,酿成了酒,做成了饭,就可用来献神祭祖、请求宏福了。第二章进入对祭祀活动的描绘。人们步履整肃,仪态正经,先将牛羊涮洗洁净,宰剥烹饪,然后盛在鼎俎中奉献给神灵。先人都来享用祭品,并降福给后人。第三章进一步展现祭祀的场景。掌厨的恭谨灵敏,或烧或烤,主妇们勤勉服侍,主宾间敬酒酬酢。整个典礼有条有理,笑语融融,适可而止。二、三两章着力描述祭典之盛,降福之多。第四章写司仪的“工祝”代表神祇致词:祭品丰美芳香,神灵爱尝;祭祀如期举办,符合法度,庄重盛大,因而要赐给你们亿万福禄。第五章写典礼完结,钟鼓齐奏,主祭人回归原位,司仪宣告神已有醉意,代神受祭的“皇尸”也动身引退。钟鼓声中送走了皇尸和神灵,撤去祭品,同姓之亲遂团聚宴饮,共叙天伦之乐。末章写私宴之欢,作为祭祀的结尾。在乐队配乐下,咱们享用祭后的美味佳肴,酒足饭饱之后,老少巨细一同叩头祝愿。

读这首诗,能够想见咱们的先民在祭祀先人时的那种火热庄重的气氛,祭后宗族相聚宴饮的和谐欢欣的局面。诗人运用细腻详实的笔触将这一幅幅画面描绘出来,使人有身历其境之感。全诗结构谨慎,风格高雅,由序曲到乐章的打开,到结尾,宛如一首庄重的交响乐。陈子展《诗经直解》引孙缄云:“气格闳丽,结构严密。写祀事如仪注、庄敬诚孝之意俨然。有境有态,而精语险句,更层见错出,极情文条理之妙。读此便觉三闾《九歌》微疏微佻。”孙氏此评较为精切,陈氏指出:“此正道出《雅》、《颂》与巫音《九歌》不同处。”

作为一首记载古代祭祀活动全过程的诗,它关于古代文明,尤其是文明人类学的研讨有着重要的文献价值。它向咱们昭示了人类进入农耕社会之后的祭祖活动的实在情形与特有面貌。例如“尸”在祭祀活动中的效果便是很耐人寻味的。诗中写到的“皇尸”便是这一礼仪准则的反映。尸是用同姓或异姓的卿大夫扮为先人神灵化身的人,他代表神祇承受祭享并传达神意,赐福保佑行祭者。《白虎通·祭祀》云:“祭所以有尸者何?鬼神听之无声,视之无形。升自阼阶,仰望榱桷,仰望几筵,其器存,其人亡。虚无孤寂,思慕哀伤,无所写泄,故坐尸而食之,毁损其馔,怅然若亲之饱,尸醉若神之醉矣。”《通典》称:“自周曾经,六合宗庙社稷全部祭享,凡皆立尸。秦汉以降,中华则无矣。”这些论说都有助于咱们了解尸的来龙去脉。尸的问题仅仅咱们所举出的一端,本诗以及其他诗歌中所传达的文明人类学的消息是丰厚的,需求咱们去作进一步的开掘。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诗经作者:孔子(收拾)